当前文章:http://7180903802.xunsw.cn/a/4ccd4_42324.html

发布时间:2017-10-20 03:04:44

大理治输卵管粘连大理治疗子宫内膜异位哪家医院好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时事新闻 >> 国际

古宛城的门

修复前的永庆门  永安门(吕风林绘)  历史上的古宛城也曾是城墙高耸,城门威武。  城门的一开一合,记述着南阳2800多年的建城史,写下一行行灿烂与辉煌,留下一段段传说与故事。  明清之前的宛城,城门已无从考证。故事的讲述仅能从明清的四座城门、民国时的五座城门,还有在中国城建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梅花寨和它的二十多座寨门说起。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故事,面对古宛城,我们只能这样说。历经沧桑和岁月洗礼,今天的宛城,仅遗存永庆门、奎章阁两座寨门……  历史上的城池,有城即有城墙,厚厚的高墙将城市内外截然分开。但城市并未因城墙阻隔失去与外部的联系,城门,便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古宛城有多少门?  倘若说城门,汉宛城仅存遗址,城门不详;明清时有东西南北四座城门;民国新辟经武门,城门成了五个。独特的梅花城,让南阳又有了二十多座寨门。  历经沧桑变迁后,那些威仪的古城门,早随城墙一起,湮灭在历史尘埃中。为数不少的寨门,留存下来的仅有奎章阁、永庆门。  不过,至今,“北关”“小西关”等叫法还在,“大寨门”“小寨大理东方妇产医院门”也仍固执地停留在许多老南阳人的记忆里,这些都让我们无法忽视古宛城城门和寨门曾经的存在,就像我们无法忽视南阳丰厚悠久的历史文化积淀一样。  且让我们一起步入老城区,在追寻和探访中一点点推开历史之门,看看有哪些城门寨门,曾在这片土地上翻来覆去地开启和关闭。  马道街,留下古城门的一点念想  踏访先从北城门开始。在工农路与建设路交叉口南,向临街而坐的两位花甲老人打听北关浴池。两人指着南边高楼区异口同声:“那个小区就是。”知道北城门吗?一位老人向南指指点点:“应该在北关浴池南边,具体不清楚。这段工农路以前就叫北门大街。”  以前的北关浴池早变成了明伦·商圣苑小区,小区南侧即护城河。走过护城河沿工农路向南十几米站定,是了,这里该是北城门所在处了。只是,高大的城门早荡然无存,代之以通畅的工农路,裹挟着来往的人流车流,一直向曾被关在城门外的北方延伸。  既然附近的老人都说不清北城门,想必年青一代更无从说起。明洪武三年(1370年),南阳卫指挥佥事郭云重修南阳城,城有四大理东方妇产医院门,东曰延曦(现新华路东段与菜市街十字路口以西约四十米处),南曰淯阳(原南关影剧院北边,现解放路南端),西曰永安(现红都百货北侧新华后街处),北曰博望(北关浴池门口向南数十米处)。  是的,记者探访的北城门即博望门。博望门的修建可谓一波三折。明王朝初年,囿于人力物力财力,府城草建。据说建城时此门屡建屡倒,于是重建时郭云亲坐于其下镇之,北门甫成又倒,郭云死于非命。他殉职后,北门再建而成。  历史远去,能证实明清北城存在的,当属护城河附近的北城河岸街,以及工农路西侧北城河岸南边的名为北马道的巷道。曾经的“北门大街”称号,只是沉寂在老辈人的记忆深处,渐渐在光阴里风干。  在热闹的新华东路上,昔日东城门痕迹无存。东马道街倒还在,瘦瘦的,长长的,像一直走不完似的,向北窄窄地延伸至清水塘北,向南蜿蜒与新华路大理东方妇产医院、联合街、孙家楼等一一相遇后,直奔向南门东马道东端,数十米外即是护城河。  昔日南城门就在解放路南段原南关影剧院北边,东西两侧还有南门西马道、南门东马道,让人看着路名,依稀酝酿到南城门在这片土地上模糊的身影。而往昔的西城门在红都百货北侧的新华后街,周边,商场声喧,公园雅致,小吃大理东方妇产医院摊热腾腾地冒着香气,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一派现代城市的繁华景象,除了那条飘浮着杂物和绿蔓的护城河,哪能觅到古城影像?马道街还是有的,但仅剩红都时代广场东侧的一小段南北路了。  后来的清王朝对这座城垣屡有修葺。咸丰四年(1854年),南阳知府顾嘉衡大修,城门皆沿用明代四城门旧名,又在正门和月城门上方,拱券外面,逢中各加石刻门额,东门外曰“中原冲要”,内曰“楚豫雄藩”;西门外曰“控制秦关”,内曰“吕城肇封”;南门外曰“车定指南”,内曰“荆襄上游”;北门外曰“星拱神京”,内曰“源溯紫灵”。看到这里,你是否会哑然失笑?瞧瞧,南阳地理位置和战略地位的重要性都标榜到城门上了。  若说城门,一些熟知历史的老南阳人,还会说起经武门。1938年,为躲避日寇飞机轰炸时出逃方便,国民政府南阳专员朱玖莹下令在察院街(今民主街)西端新辟一城门,即经武门。  如今所有的城门都已烟消云散,我们唯有从老街巷中寻找些许记忆,想象着古城门曾经的旧容,尽管,图影如此模糊且遥远……  梅花寨,“疏影暗香”里的几多传奇  建设路市鸭灌局向东不远,便可见到南侧一条南北路路口,高竖着“公议门”路名标识。看到这样的街巷名,直觉会感到它一定是有来历的,但少有人会去探究。  右转步入公议门街,菜店、面条铺、小诊所、包子店迎面便是市井烟火气息。走过它与紫竹林街交叉处,再往南的又一个东西巷,高竖着“北寨根街”的标识。寨?此时你想必会联系到梅花寨吧,是的,其名由来的确与梅花寨有关:因其位于人和寨北寨墙根而得名。我们熟知的梅花寨,始筑于同治二年,南阳知府傅寿彤环城修筑了土郭18里,建空心炮台16座。后增修断为四圩(寨堡),延曦门外叫万安寨,淯阳门外叫淯阳寨,永安门外叫永安寨,博望门外叫人和寨。并置六关(大东关、小东关、大南关、小西关、大西关、大北关)。总观之,四圩环城分布,状若梅萼,故有“梅花寨”“梅花城”之称。作为一个城市防御工程,梅花城堪称古代建城史上一大奇观。  至此,你不必再揣测公议门街的来历。公议门,本是梅花寨东北方的一个寨门,为人和寨和万安寨的接合部,此门向北通小北关,连接北上官道。南阳民间文化学者郭文  学说,为便于内外交通,梅花寨开了20多个寨门,比如其南面向琉璃桥处辟河街寨门作为码头,便于水路运入竹木煤炭;比如西北方向辟玄妙观寨门,是通三岔口、五朵山之道&he大理东方妇产医院llip;…  寨与门,除了永庆门、大寨门、小寨门及部分南寨墙,均在1939年,为避日寇轰炸在扒城毁寨中毁坏殆尽。若要寻找旧迹,老城区内还有些许残留寨河沟,还有些许取“寨”字为名的小街巷,如市十二小北侧的小街巷,名为南寨根,南寨根街附近曾经有朝山街寨门。  寨虽遭毁,但六关的叫法却刻印在诸多土生土长南阳人的脑海中,仍是一些人习惯的地名代称。“你在哪片住?”“小西关。”“噢,我在北关住。”放心,这样的对话,大多数南阳人都听得懂。  四寨门,是老南阳的乡愁  城门、寨门大理东方妇产医院,古宛城诸多的门,如今只能在历史记忆中开开合合。一度,琉璃桥处奎章阁至大寨门间的夯土寨墙,因其对白河的防汛作用而未毁掉。所以,直至上世纪90年代初,此段寨墙上的小寨门、大寨门还存在。尽管它们最终难逃被拆噩运,但因拆除相对较晚,与奎章阁、永庆门一起,成为南阳人难以忘怀的乡愁印记。  南阳市福来石油化学有限公司东墙外,人们正在站在滨河路北侧等红绿灯,他们估计没想过,自己站的地方正是当年大寨门所在处。想当年,大寨门门额上“淯流锦带”四个字,是多么充满诗意和画面感!出寨门,即到白河古渡口,为南去湖广的宛襄古道起点,河面上停着摆渡的船只。  往昔城门寨门晨昏启闭,人们只有在规定时间段内才能从城门寨门出入。郭文学说,他老家在白河南的后场(本名候场,属今五里堡街道办),农村进城的人和赶脚的人起早过来,天还不亮,大寨门未开。因再往前是河滩地,人们就在后场的几间场屋里等待天亮再过河进城。  沿大寨门旧址往东,一路绿意盎然的绿化带,在解放路南头戛然而止。解放南路与新街交叉口南二十米左右,一个两岁多的小娃娃,正在妈妈注视下小心翼翼地下坡。是的,这个位置就是小寨门旧址了,尽管路已修缓,但坡度还在。门额上题着“咸庆安澜”的小寨门是白河航运业主要码头,粮食、白糖、山货、布匹等多由此装卸,寨门外是陡峭的石阶,一直下到河边。  再沿小寨门旧址向东北行,越过一段尚存的南寨墙残垣,在梅城公园一片绿意掩映中,修复过的那段南寨墙仿佛注入了新的生命,精神抖擞地注视着前游玩的人们。永庆门静处其间,这个当年市民从白河取水之处兼白河码头,早远离了当年的喧哗热闹,安稳,厚重。曾刻于南城门处的“真人白水生文叔名士青山卧武侯”楹联,如今悄然挂于此处,读来令人慨叹沉思。  走过南寨墙东侧向北,便可看到曾与南寨墙相连的奎章阁。奎章阁曾扼控着京城往云贵川方向的驿道,而自琉璃桥至南关大寨门外,白河帆樯林立,泊满了等待装卸货物的帆船,想来也是一派繁华热闹。如今,奎章阁满面沧桑,浑身洗不尽的岁月伤痕。  开门关门,只在一时间,但历史却走过了一年又一年,挽住城市记忆,就是保护这个城市的文明史和发展史,所以,我们探寻着古城门的前世今生,亦期待着这座城市更好的未来。(南阳晚报记者李萍)